• 120首违规网络音乐产品下架云时代如何云管理
    发布日期:2021-06-16 18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前天,文化部公布了120首网络音乐产品“黑名单”,引起业界不小反映。昨天,包括“黑名单”上歌曲的演唱者、唱片公司、音乐网站等方面都做出反应。在下架歌曲的背后,更应该关注网络监管问题,音乐产品需要“把关人”,“云时代怎么云管理,这是一个论题。”乐评人金兆钧如是说。

  根据文化部相关文件,此番排查出的120首内容存在严重问题的网络音乐产品中含有宣扬淫秽、暴力、教唆犯罪或者危害社会公德的内容,违反了《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》第十六条的规定,已被列入网络音乐管理黑名单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提供。据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刘强介绍,本次将依法认定的120首内容违规的网络音乐产品以“黑名单”形式公布,将进一步增强网络文化市场监管的针对性,同时也给互联网文化单位内容自审提供了准确的“靶子”,便于企业将违规产品定向清除,明确底线,加强服务。同时,“黑名单”管理,也将成为文化部转变政府职能,加强文化市场管理的一种常态形式。进入“黑名单”的曲目将禁止出现在KTV等点播系统,禁止经营性表演中演出,禁止在互联网上网场所进行下载、复制和传播,禁止以音像制品和电子出版物形式出现。

  在120首下架歌曲中,虽然阴三儿、“新街口组合”等小众歌手的作品居多,但也有张震岳、黄立行、许嵩等主流歌手的作品。其中《我爱台妹》来自台湾饶舌歌手MC HOTDOG(热狗)和张震岳,两人所属的经纪公司迅速作出回应,表示这是张震岳二十几岁时写的歌,这些歌的大陆版权已授权给大陆的公司,若要下架他们不会有意见。“他至少10年没唱了,张震岳大陆的商演目前未受影响,这个网络法令的审查也不会影响他未来的创作。”台湾电音舞曲和Hip Hop的先驱罗百吉因《那一夜》、《动你的屁股》、《吹喇叭》三首歌曲榜上有名,他表示年轻时有些歌确实不太好,“被禁也好。”

  《摇头玩》来自许嵩,作为内地新生代创作型歌手,许嵩拥有大量歌迷,尤其是其中国风的作品广受歌迷喜爱。海蝶音乐宣传总监张楠昨天就此接受了北京晨报记者采访,他表示对于许嵩《摇头玩》这首歌曲,可能是因为谐音触礁,但初衷并非是宣扬暴力淫秽想法。“虽然是很早期的歌曲,但他的态度我个人认为是年轻人的一种心态,不要有压力和负担,保持对音乐的热爱,赞美生活,轻松愉快的。然而从创作者的角度,未来的作品中会尽量做一个正向的引导。我觉得(下架)肯定不会影响大家的创作,这些歌词歌名虽然可能是创作者内心的一种宣泄,但以后会避免出现类似的不当。”

  “有些纯属骂街的、下三路的歌曲,确实不应该流传,过去都还有‘狗肉上不得席面’一说,说明老百姓心里是有底线的,什么话只能背着人说,什么话才能公开说,还是有个道德杠杆的。”乐评人卢世伟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指出,音乐创作可以入俗,但不能低俗,“创作当然是应该更自由,但所有公开层面的自由都必须以不违反公共道义为前提,可以入俗,不能低俗。”

  在公布网络音乐产品“黑名单”的同时,文化部已着手部署对违规网络音乐经营活动的查处工作,凡拒不下架“黑名单”所列网络音乐产品的,文化行政部门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将依法从严查处。记者昨天在上抽样搜索了部分下架歌曲,均已不见踪影。北京晨报记者还采访了相关部门负责人,对方表示后续将会进一步处理也会加强曲库的入库歌曲内容审核,但因为的曲库入库一直有授权流程和编审机制,没有完全开放UGC(用户原创内容),所以相对来说曲库内容是比较规范且优质的。

  北京晨报记者昨天也就此采访了乐评人金兆钧,对方特别指出网络审核监管的重要性。“这次的歌曲我都没有听过,但我当年听过有一首歌叫《武汉粗口》,武汉人听了之后笑得前仰后合,其实就是武汉话骂人的歌。互联网初期低门槛,泥沙混杂,出现问题解决起来需要一个过程。“金兆钧表示,任何表达在公众媒体上的内容都应该有底线、有规矩,”这个不管在哪个国家都会有。就音乐而言,起码有两个底线,一个是最基本的道德底线,另一个就是政策的底线,取决于互联网的政策和管理。从传播学上来说,就是要有把门人。中国的音乐圈前几年被免费下载毁得一塌糊涂,现在各方面制度也在渐渐建立,正面的消息是音乐版权管理上又往前进了一步,今年7月不就已经勒令那些没有版权的音乐作品下架了么。云时代怎么云管理,这是一个论题,需要一个很长的探讨完善时间。”(记者 王琳)

Power by DedeCms